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网站

意见反馈 联系我们 返回顶部

保付加签是什么意思?有什么意义?

首页 > 百科 >
基金百科

保付加签>>

在国际贸易结算中,出口商往往要求由第三方(一般是银行)对进口商的资级和清偿能力进行担保。一种担保方式是保付加签(Aval),即担保银行在已承兑的汇票或本票上加注"PerAval"字样,并签上担保银行的名字并加签,从而构成担保银行不可撤消的保付责任,以避免债务风险,在票据法意义上保付加签是一种票据行为。

保付加签

在国际贸易结算中由于出口商对于 进口商的信誉难以确定,往往要求由第三方(一般是银行)对进口商的资级和清偿能力进行担保。

担保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由担保银行出具单独的 保函;另一种是保付加签(Aval),即担保银行在已承兑的 汇票或本票上加注"Per Aval"字样,并签上担保银行的名字并加签,从而构成担保银行不可撤消的保付责任。

在实践中,常见的保付加签是一种针对 商业本票或D/A项下 商业承兑汇票的 银行担保形式。

付加签的法律意义和案例>>

在票据法意义上保付加签是一种票据行为。《日内瓦统一票据法》汇票篇第四章(票据保证)有具体阐述。另外我国票据法第二章第四节亦有类似规定。但是在英美法系一般是没有保付加签行为的表述的。

我们先来看一个案例:

一个巴西进口商签发的面值为300万的本票,由BancoEconomicoS.A.开曼分行保付加签,但是经由其纽约分行提交,后由FinanzAGZurich买断了该票据。在到期前,巴西中央银行接管了BancoEconomico(巴西总行),并最终进入了庭外清算阶段——类似于美国的破产清算程序。美国银行监管部门也因此停止了BancoEconomico纽约分行的经营,进入清算程序。

FinanzAGZurich起诉BancoEconomico纽约分行,后者辩称作为外国机构的巴西中央银行才是真正的当事方,并将案子转移到联邦法院,联邦地方法院驳回了Finanz的起诉请求。Finanz提起上诉,认为在纽约对保护未清偿债务有着很强的公开性政策要求,而巴西方的清算程序只作出公示,未个别通知。

二审支持了一审意见,认为保付行是开曼分行,而非纽约分行,不适用纽约州法律,驳回了原告公开性政策的论点;认为保付不是独立的诺成合同,驳回(对巴西方清算程序的)尊重会妨碍联邦监管利益的论点;认为Finanz已经从纽约分行经理处获得巴西方清算程序的通知,因而也驳回了原告对程序合理性的指控;另外也驳回了原告对巴西方清偿将转换为本币的要求的不公平指控。

在本案例中,如果某些方面的情况有所不同的话,结果就可能完全不同:

首先,如果保付加签方是纽约分行的话,原告可能会胜诉;

其次,如果原告确实没有得到通知,他们的程序合理性抗辩就比较站的住脚;

最后,法庭也公开了一种可能性:“如果债权人的主张被转换成外国货币会使得债务变的不可执行或丧失价值,那么我们可能有理由认为这种转换程序在基础上是不公平的。”

纵观本案,我们还可以看到:

保付作为一种担保形式,而担保在合同法上不是一项主合同,本案中虽然没有提及主债务人的情况,我们可以相信其已先然破产或丧失偿债能力。根据国际惯例,债权人所在国一般应该尊重破产方所在国的清偿程序。

保付行是BancoEconomico开曼分行,但是考虑到开曼的离岸金融政策,直接起诉开曼分行没有价值。而纽约分行不是当事人,对其的起诉会被驳回,所以本案中FinanzAGZurich最后只能参加对BancoEconomico巴西总行的清算程序。

 

 

保付加签>>

在国际贸易结算中,出口商往往要求由第三方(一般是银行)对进口商的资级和清偿能力进行担保。一种担保方式是保付加签(Aval),即担保银行在已承兑的汇票或本票上加注"PerAval"字样,并签上担保银行的名字并加签,从而构成担保银行不可撤消的保付责任,以避免债务风险,在票据法意义上保付加签是一种票据行为。

保付加签

在国际贸易结算中由于出口商对于 进口商的信誉难以确定,往往要求由第三方(一般是银行)对进口商的资级和清偿能力进行担保。

担保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由担保银行出具单独的 保函;另一种是保付加签(Aval),即担保银行在已承兑的 汇票或本票上加注"Per Aval"字样,并签上担保银行的名字并加签,从而构成担保银行不可撤消的保付责任。

在实践中,常见的保付加签是一种针对 商业本票或D/A项下 商业承兑汇票的 银行担保形式。

付加签的法律意义和案例>>

在票据法意义上保付加签是一种票据行为。《日内瓦统一票据法》汇票篇第四章(票据保证)有具体阐述。另外我国票据法第二章第四节亦有类似规定。但是在英美法系一般是没有保付加签行为的表述的。

我们先来看一个案例:

一个巴西进口商签发的面值为300万的本票,由BancoEconomicoS.A.开曼分行保付加签,但是经由其纽约分行提交,后由FinanzAGZurich买断了该票据。在到期前,巴西中央银行接管了BancoEconomico(巴西总行),并最终进入了庭外清算阶段——类似于美国的破产清算程序。美国银行监管部门也因此停止了BancoEconomico纽约分行的经营,进入清算程序。

FinanzAGZurich起诉BancoEconomico纽约分行,后者辩称作为外国机构的巴西中央银行才是真正的当事方,并将案子转移到联邦法院,联邦地方法院驳回了Finanz的起诉请求。Finanz提起上诉,认为在纽约对保护未清偿债务有着很强的公开性政策要求,而巴西方的清算程序只作出公示,未个别通知。

二审支持了一审意见,认为保付行是开曼分行,而非纽约分行,不适用纽约州法律,驳回了原告公开性政策的论点;认为保付不是独立的诺成合同,驳回(对巴西方清算程序的)尊重会妨碍联邦监管利益的论点;认为Finanz已经从纽约分行经理处获得巴西方清算程序的通知,因而也驳回了原告对程序合理性的指控;另外也驳回了原告对巴西方清偿将转换为本币的要求的不公平指控。

在本案例中,如果某些方面的情况有所不同的话,结果就可能完全不同:

首先,如果保付加签方是纽约分行的话,原告可能会胜诉;

其次,如果原告确实没有得到通知,他们的程序合理性抗辩就比较站的住脚;

最后,法庭也公开了一种可能性:“如果债权人的主张被转换成外国货币会使得债务变的不可执行或丧失价值,那么我们可能有理由认为这种转换程序在基础上是不公平的。”

纵观本案,我们还可以看到:

保付作为一种担保形式,而担保在合同法上不是一项主合同,本案中虽然没有提及主债务人的情况,我们可以相信其已先然破产或丧失偿债能力。根据国际惯例,债权人所在国一般应该尊重破产方所在国的清偿程序。

保付行是BancoEconomico开曼分行,但是考虑到开曼的离岸金融政策,直接起诉开曼分行没有价值。而纽约分行不是当事人,对其的起诉会被驳回,所以本案中FinanzAGZurich最后只能参加对BancoEconomico巴西总行的清算程序。

 

 

股票直播

更多

财赋直播

财赋:知名财经博主,多家财经... 129
客服电话
400-188-2737
(专栏入驻及广告合作请联系客服!)

工信部鄂ICP备17016175号 鄂公安网备: 42018502000610号 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P1026975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鄂网文【2017】6689-147号

©股民汇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